眉山網首頁

石磨輕碾豆汁香

時間:2019-07-21 09:26 來源:0

  單淑芹


  賣豆腐是個很小的生意,爹卻從來不馬虎。他做的豆腐,顏色白、味道正,更重要的是分量足,童叟無欺。家里來客了,沒錢也可以拿去應急。爹從來不帶秤,隨手一刀,切下一塊,只多不少。人們都信得過他,從來不懷疑秤頭不夠。所以,爹賣豆腐,賣得最好,也賣出了豆腐王的好名聲。


  其實,做豆腐并不輕松,需要全家人一起忙活,才會做出一板白白嫩嫩的豆腐。


  每天早上,爹稱出幾斤黃豆,放到大盆里,用水泡上大半天。黃豆都被泡得鼓脹起來的時候,我和姐姐放學回家,爹和娘也從地里干活回來了。


  娘舀一盆水,沖洗干凈家里那臺石磨;爹把泡好的黃豆撈出來,端到石磨旁邊,再提來一桶水。挖幾勺黃豆,把石磨上的一個圓洞里裝滿,爹推起磨杠,繞著石磨轉動,和著清水,將黃豆磨成豆漿。


  推磨很辛苦,通常由爹和娘兩人操作,一人推著磨杠,不停地轉動石磨,一人負責加黃豆和水。一圈又一圈,慢慢地,白嘟嘟如雪般的豆子漿液,沿著石磨流下,滴落在磨下面那口大鐵鍋里。


  做豆腐,是爹和娘忙完地里的活,回到家又開始的另一種勞作,一干就是兩三個小時,很不輕松。


  我和姐姐也幫著爹娘推磨。爹娘疼孩子,就規定按歲數推磨,比如,爹38歲,就推38圈歇一會,娘37歲,就推37圈,如此一算,姐姐推十圈,我只推八圈。爹娘還高興地說:“兩個閨女成小幫手啦!”


  后來,我和姐姐有了個小秘密:每次輪到我們推磨時,總也到不了規定的圈數,比如數到五,再倒回一,數到八,再倒回六,變著法兒地多推幾圈。那時候爹娘好像沒覺察,我們覺得能減輕一點他們的負擔,也偷著樂。


  過濾完豆渣,就點灶燒鍋。待豆汁冒泡了,就將大火轉為小火,并用長柄勺子攪拌,直到豆汁被完全燒開,香味隨著蒸汽,裊裊婷婷,散出灶房,香滿小院,又溢出去。這時候,爹就招呼娘:“拿碗來!”再舀上幾碗熱氣騰騰的豆汁:“晚上喝豆汁!”


  大鍋里的豆汁全部舀到一個瓦缸里,爹去點制豆腐。鍋底有一層金黃的鍋巴,娘用鏟子輕輕地刮下來,撒點鹽,滴上香油,就是一盤好菜,帶著豆腐的清香,還有鍋巴的焦香,這可是做豆腐的人家特有的美味!


  我和姐姐擺好碗筷,一家人圍著飯桌,咬一口玉米餅子,喝一口豆汁,再夾一筷子鍋巴,美美地嚼著,香香的,暖暖的……


  如今離家在外,卻常常夢回故鄉,那汗水滴落、全家上陣的忙碌和相互體諒,那石磨輕碾、柴火慢熬的幸福和希望,香甜著我的童年,豐盈著我的一生……


  夢中豆汁香……


山東訪蘇...

  天門夜上賓出日  月上“中天”。  泰山力量。  第一山起點。  眉山網記者 吳曉斌 文/圖  從陜西鳳翔出發,走過杭州、密州...

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:蜀ICP備09029749號-1 眉公網備: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川)字第115號
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,如有侵權敬請告知!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。

聯系電話:38166855 郵箱:msxwwb@163.com

快三彩票-欢迎您